简介相关信息

四川盛产生漆和朱丹,是制作漆器的主要原料,所以成都自古以来就是中国漆器的主要产地之一。早在3000多年前的古蜀时期,成都的漆器工艺就已经达到很高水平。战国时,成都漆器作为文化和商贸用品传遍中国很多地方,从现有的考古资料中,我们可以窥见成都漆器绝佳的工艺和当时的辉煌。

20007月,考古学家在成都商业街发现一座大型战国船棺合葬墓,估计是蜀国晚期的王族墓。商业街蜀王船棺中出土的最有特色的器物是漆器,种类包括日常生活用品中的梳子、耳杯、几案等,还有瑟、编钟基座和放置物品的器座,这些漆器均为木胎漆器,底子是黑色的,上面加绘鲜亮的红彩。虽然历经数千年,但仍是光洁如新、亮可鉴人。每一件漆器都是色彩亮丽、纹饰斑斓的绝世珍品。其纹饰变化多端,内容活泼丰富,包括龙纹、变形鸟纹、卷云纹等。从制作技术和纹饰风格来看,这些漆器应当早于湖北江陵一带所出战国中期及晚期的楚国漆器,与湖北当阳所出春秋晚期漆器颇为类似。此外,许多漆器上出现的画在方格之内的龙纹,又与中原地区所出春秋晚期至战国早期错嵌红铜的铜器上的龙纹非常接近。这一方面表明,这是蜀文化与中原文化交流的结果,另一方面也表明,这批漆器的制作年代不会晚于战国初期。

我们也许还记得,三星堆遗址曾出土一件雕花漆木器,而且青铜人头像上面的金面罩内侧有一层“极薄的呈枣红色的硬壳”,也为土漆粘接时所留痕迹,由此可见三星堆时期的古蜀人已熟练掌握了制漆用漆工艺。春秋战国时期的成都漆器曾大量出土于荥经和青川墓地,漆器种类包括漆盒、漆盘、漆壶、漆杯、漆奁、漆梳等日常生活用品,说明当时漆器已不是什么罕见的贵重物品。有趣的是,制漆工匠们深知自己制作的产品绝非一般手工艺品,而是可以传播名声并留为纪念的上等工艺品,因此均得意地 在漆器上留下“成都造”的烙印文字。

到了两汉时期,四川境内的成都、郫县和广汉县城北所产漆器已独步天下,1957年贵州清镇第15号汉墓出土的部分漆器,上面铭刻的产地为“广汉郡”。我们从三星堆遗址出土的情况对广汉出产漆器已有所了解,就拿那件雕花漆木器来说,它以木为胎,外施土漆,木胎上还雕有镂孔,器表饰着雅致的图纹。实际上,漆器的生产制作并非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它包括了割漆、生漆加工、制胎、上漆工艺等一系列流程。

制漆首先要栽种漆树,然后在漆树身上用刀割出口子,等树内汁液一点一滴慢慢渗出,再汇聚起来进行加工。从中国范围看,春秋战国时期的成都漆器是有名的;而从世界范围看,“中国漆”则一直是这个东方古国的某种象征。这正如瓷器能够代表中国形象一样,实际上漆器也为我们增了不少光,添了不少彩。《周礼·载师》记载当时的一种官名,名曰“漆园吏”,其职责可能是管理国家漆园。《史记·老子韩非列传》则说,如果当时一个人拥有一千亩漆树的话,那么他在政治上的地位就相当于一个“千户侯”。尽管考古学家们看到过不少古往今来的漆器,但面对商业街蜀王船棺墓所出漆器,也忍不住感叹它们是我国战国漆器中罕见的精品!

到了汉代,成都漆器已经风靡中原。品种有盒、筐、盘、耳杯、扁壶、案、卷筒等。漆器上有用色彩精心描绘的禽、兽、神仙等图案。成都生产的现代漆器主要有木胎、麻布脱胎、纸胎、塑料胎等多个品种,其造型美观大方、工艺精巧,漆面透明如水,光亮如镜。成都漆器最主要的工艺特点是“雕花填彩”,艺人们用刀如笔,在胎底上雕刻各种花纹,填以色漆,反复打磨抛光而成,视觉效果非常神奇。

具有悠久历史的成都漆器,在其工艺发展演变过程中,也跟中国其他的漆器流派一样,经历过多次技术革新。西汉时期,新兴的技法有针划填金法,以及用稠厚物质填成花纹的堆漆法等。尤其是器顶镶金属花叶,以玛瑙或琉璃珠作钮,器口器身镶金银扣及箍等手法十分流行。唐代中国漆艺水平达到空前的高度,有用稠漆堆塑成型的有凸起花纹的堆漆;有用贝壳裁切成物象、上施线雕并在漆面上镶嵌成纹的螺钿器;有用金银花片镶嵌而成的金银平脱器。明清时期,成都漆器的种类达到14类,有一色漆器、罩漆、描金、堆漆、填漆、雕填、螺钿、犀皮、剔红、剔犀、款彩、炝金、百宝嵌等,充分展示了中国民间技艺的创新能力。

成都漆艺作为中国漆器艺术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也以其历史悠久和工艺独特而享誉海内外。现在,成都生产漆器工艺品的主要厂家是成都漆器工艺厂,主要产品有漆器屏风、攒盒、出土文物复制品、漆画艺术品等,正把传统的成都漆艺引向更高的艺术境界和更宽广的市场。

 
成都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
—成都漆艺
快速搜索:
www.ichchengdu.cn
成都图书馆 成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Copyright © 2009-2010 成都图书馆 版权所有